韩国大邱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收治轨迹
来源:韩国大邱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收治轨迹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7:52:50


2月16日,入院第7天,是复查CT的日子。看到肺CT结果让我心头一紧,影像明显加重,肺炎在进展,上了激素,我对他详细解释着病情,同时我的心里逐渐开始担忧。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

“我知道,最难的那几天我以为要不行了,你给了我信心,真的感谢你们。有机会我一定去沈阳看你们!”

另一方认为目前病情虽然恶化,但整体呼吸状态没有继续恶化,在高流量吸氧情况下,支持参数并不是很高,现在进行有创机械通气,开放气道会增加继发感染等问题的可能,可以再给他机会看一看。

我们俩就像老师抓不认真听讲的学生一样,发现一次,我就语重心长地和他讲一次,当时他满口答应,“听话”一次,结果下次依旧会再犯。为了保证在我不值班的时候他能遵守医嘱,我会和每一位值班医生都强调给予王强“特殊关照”,交班本上每天都写下他需要绝对卧床的注意事项。

3月1号复查CT,影像学好转,之后每天他都会有新变化,逐渐下床活动,开始呼吸功能训练,呼吸费力越来越不明显,最终消失。

一切积极的治疗,专家们都是认同的。但是在是否现在进行气管插管这个问题,专家们意见分成了两派: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

告诉他病危的时候,他很平静,问我: